手机版
|
微信
欢迎光临manbetx客户端手机   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师生文苑>教师文苑 > 正文

远嫁他乡,不改乡音

作者:施 晴 来源:manbetx客户端2.0信息网 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28日 点击数:325 字号:【

  前几天有个同事问我:“过来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还不会说环县话呢?”我笑了笑回答:“学不会啊!”同事“呵呵”笑了一下,转身离开。我在心里算算,自从离开家乡到庆阳地区工作,零零整整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。这十年,我一直在这乡土气息浓厚的陇东,讲着我从家乡带来的兰味普通话。甚至在家里,对着我那地地道道的环县丈夫,也是十年如一日地未改乡音。回娘家见到父母,或者和他们通电话,就竭力说家乡话。也许那调已经不是纯粹的兰调,言语里也悄悄夹杂了一些外来词汇。但我一直都在努力的想要保留更多的家乡因素。因为即使我已远嫁,但我还是个兰州人。在我看来,“远嫁”二字有着太多的忧伤情愫。远嫁了,便意味着离开从小长大的故乡;意味着延绵五百多公里的行程;意味着没有家人欢聚的节日;意味着望眼欲穿的思念……远嫁以后,在一个原本陌生的地方生活,工作,生孩子,忙忙碌碌,风风火火,一切的一切似乎与生我养我的家乡没有了半点关系。那么在这五百公里之外的他乡,我还能为我的故乡保留些什么呢?我想,恐怕也只有乡音。记得我的一位环县远亲,嫁出去才一年,便把自己的家乡话改的面目全非。原本她说的家乡话四声居多,听起来铿锵有力。让人一下就联想到耿直爽快这四个形容人品性的字。但一年以后回来娘家,一张口,就基本成了三折四转九曲十八弯的他乡话了。我心里疑惑,只是从同县的这个乡嫁到那个乡而已,况且出去只一年时间,口音变化怎么就这么大呢?一年时间,跨个乡罢了,变化就这么大,改变的又何止是乡音呢?想到这儿,不禁心下为她感到悲哀。但细想想,她娘家破烂不堪,母亲又长年有病,家早就没个家的样子了,这种迫不及待的改变也未尝不可理解。大概人之境遇不同,思想也就不同吧!我没有意思要指责她什么。只是希望她在远离了家乡,境遇有所改善之后,还能记得属于家乡的一点独特之处。毕竟家乡就是家乡,家乡的气息在我们一点点长大的那些年里,就已深深地渗入骨髓。即使年代久远,相隔千里,也无法改变。我的儿子不会说我的家乡话,这是暂时无法改变的遗憾。因为一年至多回两次娘家,孩子没有学习语言的环境。但他基本听得懂姥姥和姥爷的兰州话,电话或微信里交谈还是顺利而愉快的。这很让我欣慰。等他长大了,一定要让他学一学兰州方言,因为他的母亲是兰州人。这是时间和空间都无法改变的故乡情节。
 

[字号: ] 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